首页  »   长篇连载  »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29

张峰为了不让村里的馋小伙摸他那水灵灵的娇媳妇,在新婚当晚炒媳妇的时候剪断了电线,小伙子们成群结队,喜笑颜开地摸进黑咕隆咚的新房,个个摩拳擦掌,准备着十八摸的各路招数。  第一个爬上炕的小伙子摸了半天,终于摸到了新娘的手臂。他哈哈一笑,招呼挤在地下的同行说:  赶紧上炕,给新媳妇卸火!  众人哄笑着,不一会儿就爬了一炕,横七竖八地在炕上乱摸一起。  我的个天!媳妇儿的手是劳动人民的手,老茧茧比我爸还多!  呦!媳妇儿的肚皮咋回事?怀过娃娃吗,这一抓一张皮的!  我说新媳妇,你的**憋得跟谷糠皮子一样,你妈你爸不给你吃的啊?  媳妇越炒越火热,笑声越来越淫邪。各种打情骂俏和欢呼惊叫,让张峰家那个不大的院落显得热闹非凡。  正在大伙儿开心地乱叫时,有人找来了几根胳膊一样粗的蜡烛。火柴一划着,所有人全都傻眼了。  只见张峰的母亲头发凌乱、衣服半开地躺在床上,一帮年轻的小伙子围成了一个圈,在她老人家的身上乱摸。而她老人家张着没牙的嘴巴无声地笑着,似乎被摸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围在身边的小伙。  这出闹剧让张峰无地自容,他的老母亲也因此红极一时,人人见了都要损上几句:  我说大娘,十八摸的感觉到底如何,您给咱说说!  而老太太照例张着没牙的嘴巴,呵呵地笑着。那竖着的皱纹在嘴巴周围密密麻麻排列着,让人不忍联想炒媳妇当晚的任何细节。  张慧慧其实在电灯一灭后,就偷偷地跑了出去,搭着梯子从后院的墙上翻了出去。张峰自然早已等在墙外,两个人听着满院子的嬉闹声和划拳声,相视一笑,偷偷地钻进了不远处的草丛之中。  这样一对相亲相爱的鸳鸯自然让人人都觉得羡慕,女人出脱的干净利落,男人也是闻名的心灵手巧。  然而人人都以为的幸福,对于当事人自己来说也许并不正确。在张慧慧怀上了张娟后,这对交颈鸳鸯慢慢地变成了苦命鸳鸯。张峰几乎每天晚上都要,而张慧慧却害怕肚子里的孩子,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了他。  张慧慧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张峰一天比一天淡定。晚上回来,一躺在床上就打起呼噜。张慧慧心安了数十天,直到有一天晚上从张峰的嘴巴里闻到了女人下体的味道后,她才警觉了起来。借着给张峰洗衣服的时间,她细细地看了张峰那斑斑点点的内裤,更加加深了内心的猜疑。  一天傍晚,张慧慧挺着大肚子到张峰干活的人家附近去转悠,看到张峰领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钻进了麦田。  张慧慧感到天都要塌下来了。然而不死心的她依旧不停地开导自己,说服自己,不愿意承认张峰和这个女子有染。  张慧慧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慢慢地靠近那片不断晃荡的麦丛。  哥哥,还是你的大!  张慧慧听到一个娇嫩的声音说道。  你喜欢大?  张峰的声音从麦丛中传了出来。  喜欢的很!大了过瘾!  和你相好比呢?  他咋和你比!没你的硬,没你的粗,时间也没你长,每次都干不了十下就噗嗤噗嗤地怂了。那像你,像驴。  我是我的和驴的一样大,你敢不敢让我日?  张慧慧听到自己的老公淫笑着说道。  咋不敢?就是日死,我都愿意!  我媳妇要是像你一样就好了。  张慧慧的心不禁抽了一下。  你媳妇可是出了名的‘小菩萨’,我比不上她的脸蛋,也比不上她的身段。  可你比她浪,比她荡。  那是因为哥哥你和驴一样雄壮!我不浪,不由我!  唉。我媳妇大肚子,她不让我睡,不过我现在也不想睡。  大肚子还睡?哥哥,有闲工夫就来找小妹,小妹叉开双腿等着你。  小妹,你真好!  哥哥更好!哥哥你只要有空就来找小妹,小妹提前把下面洗干净等你!我可不要像懒婆姨,下面一股子骚气,熏死人了都!  小妹,你的下面比蜜还甜!  贫嘴!里面流出来的不是蜜,是盐水!我都吃过好几回的!  你自己也吃自己的啊?  怎的?我想哥哥的时候,下面就流水水,我就拿指头蘸着吃。啥味道,我清楚的很!  小妹你快别说了,说的我难受。  难受了就来。让你日个够。  不。我还想吃。  张慧慧听到自己的老公**地说道。  吃不够啊你!  嗯。把裤子脱了,像上次一样倒过来叉着……  张慧慧再也听不下去了,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一样,万念俱灰地离开了那片麦地,一步三跌地回到家去。  本来一个完美的家庭,因为某个小妹的出现,让隔阂成了不可调和的存在。直到张娟出生,张慧慧一直忍气吞声,从来没有和张峰说过一句有关那个浪荡小妹的事。  本来张慧慧打算生下孩子后和张峰离婚,她带着孩子回娘家,和张峰从此之后一刀两断。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张慧慧的父母恰恰在孩子出生的这一年双双过世。  倍感孤苦的张慧慧之后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不管怎么说,张峰表面上还是十分在乎这个家,无论对自己还是对孩子,都是十二分的用心。如果她真的和张峰离婚了,恐怕也很难一时找到下家。更何况,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生了娃的婆姨永远不同于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  当然棒子并不知道这一切。他只是觉得张阿姨是个聪明漂亮的中年妇女,办事干脆,性格开朗,很有气质,和其他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的女人不一样。  天刚放明的时候,棒子敲响了张阿姨家的院门。  谁啊?  张阿姨在里面喊道。  张阿姨,我是棒子。  哎呀,快快进来。张阿姨打开院门,一脸笑容地迎着他。  那个懒虫,还眯瞪着呢。棒子,阿姨给你们两个做了醪糟汤和面皮饼,你先抓紧吃上些!我去喊懒虫起床。  阿姨,娟的脚好点了没有?  好多了。不过走路还不成。  张阿姨有些担心地说道。  没事,我背她,不会影响功课的。棒子连忙说道。  这不是太麻烦你了吗棒子!  说哪里话。  不知为何,棒子有些不好意思。  看着张阿姨穿着一件丝质的睡衣,成熟的女性气息迎面袭来,棒子的脸也不由地红一阵白一阵,心儿也是突突地跳个不停。  成熟的味道自有它独到的魅力。尤其是大山深处的成熟女性。她们身上或多或少地带着大自然的烙印。就像阳光能让苹果变成鲜艳的红色,那种难以洞悉的神秘性,总是给人突如其来的心灵感应和激荡。  虽然棒子无法说出张阿姨到底美在哪里,可是张阿姨的美就呈现在自己的眼前,如同阳光一样温暖,也像阳光一样健康。阴柔和阳刚的互相胶合,让张阿姨的形象渐渐在棒子心中投下了独特的影子。  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这话一点都不假。张娟是学校的校花,她的妈妈也是一朵花。  跟在张阿姨后面,棒子的眼睛不由自主地飘向她那饱满的臀部。s型的曲线是那么的柔滑,肢体动作又是那么的优雅。  棒子突然之间冒出了一个念想,他被自己吓了一跳!  于是急急忙忙地底下脑袋,像个小毛贼一样钻进厨房。  尝尝阿姨的手艺。我那没良心的女儿,每天都皱着眉头吃我做的饭。  张阿姨笑着站到棒子身后,双手在棒子的肩膀上捏了捏。  棒子的脊背上轻轻地滑过了两团酥酥的绵软,稍纵即逝。  呼吸有些急促的棒子连忙拿起汤勺喝了几口醪糟。  真好吃。甜甜的味道,带着一点淡淡的酒香。  真的吗?  嗯。  那你就多吃点。张阿姨笑着说道。  棒子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他喝了几口汤,抬头说道:  张阿姨,我想问你一件事。  棒子,有啥事就跟阿姨直说。  我记得那次三伢子偷看阿姨……尿尿……,后来听说三伢子掉粪坑了,是不是阿姨你……  张阿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这个小不点儿!当时到底是谁在偷看别人尿尿啊!  棒子的脸红到了耳根。  对付三伢子这样的色鬼还不简单!他偷看女人尿尿,就让他喝女人的屎尿!  阿姨,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收拾他的?  这还不简单!那次我就直接找到三伢子,说我的金手镯不小心掉女厕所了,看他能不能想法子帮我。我把他骗到粪坑边上的时候,站在后面抬起就是一脚,那个色鬼就来了个倒栽葱,一头扎进了屎尿里……当天要不是我老公,他三伢子还能有今日。  张阿姨说完,捂着嘴巴笑了起来。  我说棒子呀,你可千万别偷看女人撒尿,被发现了,你就要吃大亏了。  棒子不由地想起当天那双白嫩嫩的腚蛋子,以及中间那道黑黝黝的沟壑。一只白皙的小手拿着纸巾,在沟壑里不停地擦拭。  低头喝汤的棒子,下面竟然又抬起头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