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连载  »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28

张峰在张慧慧的房门外面转来转去,手按在门上几次,就是不敢使劲用力。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莫名的紧张压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中途又有几次,张峰突然崔头丧气地折了回去,可是还没有走到院子中央,他又不甘心起来。  其实连张峰自己都说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了!  他一方面担心张慧慧骂他轻浮,另一方面又特别害怕失去这个无比美好的夜晚。  像只热锅上的蚂蚁,张峰就在张慧慧的房门前来来回回地踱了将近一个小时,总算抱着必死的决心,伸手朝房门推去。  门没有反锁,只是虚掩着。随着一声轻轻的响声,张峰看到了自己的心上人。  月色中的她背对着自己,躺在一个不大的床上。  张峰轻轻地跨了进去,回头关上了门。  他走到张慧慧的床前,轻轻地唤了一声她的名字。  没睡?  张慧慧突然说道,她依旧背对着张峰躺在床上。  嗯。  我也睡不着。张慧慧说道。  张峰鼓足勇气,将自己的半个屁股放在了张慧慧的床沿上。  我想你。  张峰说道。  张慧慧将身体朝里面挪了挪,悄悄地说道:  来吧,上来躺会。  嗯。  张峰脱掉鞋子,贴着张慧慧温热的身体躺了下来。  张慧慧那紧绷绷的屁股蛋蛋刚好贴着张峰的小腹,而此时的张峰,比一个人在门外徘徊的时候更加紧张了。粗重的呼吸和狂乱的心跳,在这安静如水的明月夜里,居然能够清晰地听到。  小木匠,你为什么才来?我听着你的脚步声。我知道你一直在门外。  我不敢进来……张峰贴着张慧慧的脖颈,轻柔地说着耳语。  为啥不敢?  我怕你骂我。  骂你啥?  骂我流氓。  张慧慧突然转了一个身,比月亮还要皎洁的脸庞正好对着张峰的眼睛,兰麝般的体香和醉人的呼吸让张峰感到眩晕。  我不会骂你流氓。反而会夸你勇敢。你终究是来了。你若不来,今晚我睡不着,你也睡不着。明晚呢?明晚我们两个还是睡不着。  张峰伸手搂住了张慧慧的小蛮腰。  慧慧,我忍不住。我就来了。  告诉你一个秘密,见到你第一天,我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不锁门了。  张慧慧眨了眨她那如同清泉一般的两只眼睛。  张峰的心里犹如暖流激荡,他无比感激地望着张慧慧。  我好看吗?  张慧慧有些害羞的问。  嗯。  那,你想亲我吗?  嗯。  意乱情迷的张峰被张慧慧问的不知该怎么做。  张慧慧看到他一副傻傻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木匠,你是个老实人。说完,张慧慧闭上眼睛,将自己的红唇盖在了张峰滚烫的脸颊。  突如其来的香吻终究是瓦解了张峰的羞涩。他热烈的回应犹如闪电过后的雷声。  紧紧挽住张慧慧的蛮腰,嘴巴死死地缠住张慧慧的檀口,而双手如同游蛇,开始在张慧慧的香背上肆意的探索。  集聚了万年的深情,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出口,而张慧慧那娇脆曼妙的腰身,如同一盆红艳艳的炭火,燃烧了整片森林的茂密,张峰的**,一瞬间成了消融世界的焰火。  火于火的纠葛;雷和电的情意。  铁一般坚硬的物件,死死地盯着那白皙柔软的小腹。  身上的薄衣,成了最让人心烦的累赘。  两团娇娇的柔软,在慧慧的胸前起伏,在张辉的胸膛摩挲。  而那无人知晓的芳草地,此刻藏在白色的内裤中,等待着他的探索。  湿湿的两瓣红花,浸透了丝质的窄布。  白花花的大腿水灵灵的逼,这么好的地方,不信就留不住你。  信天游那苍凉悠长的曲调,在寂静的山间无声的回荡着。娇喘不已的慧慧,胆大地将小手靠近了心上人的腰裤。  小木匠……我想你。  回应她的,是近似粗暴的摩挲和热吻。  小手探入了心上人的胯部。  那根铁一般坚硬的物事,触及了慧慧温热的手指。  只是轻轻地一触,五指如蛇,将它轻柔地握住。  张峰疯了一般地挺了挺自己的小腹,然后一个翻身,将慧慧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两只颤抖的手,一把撕碎了单薄的衬衣,两堆白花花、绵软软的弹跳,突如其来地暴露在张峰炽热的目光之下。  此时的张慧慧已经成了张峰的猎物。她享受被男人压在身上的感觉。她无比满足,无比幸福。  那两条有力的大腿紧紧地夹着自己的蛮腰,那粗糙有力的大手已经捏住了自己的双峰。那如电的触觉让张慧慧不能自已地扭来扭去,而下身,犹如干旱了千年的土地,看到了黑云从天边泛起。  湿漉漉的粉嫩,已经让张慧慧无法把持,她下巴轻扬,醉眼迷离,双目带露,柔情如蜜。  她用自己的双手,探索着张峰的胸脯,她用尽一切的情思,感触着他那胯下的坚硬抵触自己的小腹。  上身早已一丝不挂,而裤子已被两只粗糙的双手一把褪下。丝质的白色内裤是张峰这辈子见过最诱人的事物,以至于让他馋地不停咽着唾沫。  片刻的停顿,犹如黎明前的寂静。然后是痛快淋漓的一扯。  黑色芳草,粉嫩沼泽。  就这样拱手送给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心上人。  张峰喘着粗气,像疯了一样脱了自己的上衣,然后脱掉自己的裤子,最后又扯下自己的内裤。  他挺着那根粗壮的坚硬,朝着粉嫩沼泽开了进去。  等等……  张慧慧娇声呼道。  让我好好看看它。  光洁如同凝脂的张慧慧用胳膊撑起自己的身体,然后用右手握住了张峰的物件。  她鼻子凑了过去,轻轻地嗅了嗅。  好闻的味道。张慧慧点了点头,然后颓然倒地,香汗淋漓地说道:来吧。小木匠。  那得令后的张峰,将黑紫色的光头对准泛滥着蜜液的缝隙,噗兹一声就迫不及待地钻了进去。  当他满足地顶到底之后,重新抽出来一截,才发现一道殷红的鲜血顺着张慧慧的大腿根部,流向了她的屁股。  张峰看了看张慧慧,发现她的眉头紧紧地锁在一起。  疼吗?  嗯。  对不起。  没关系。张慧慧伸手摸了摸张峰的胸膛,说道。  我轻轻地,好吗?张峰问。  嗯。  柔和的吞吐,让张慧慧的眉毛渐渐舒展了开来。她感受着下身那憋涨的进出,感觉到下身木然的疼痛渐渐转化成了一种快意的刺激,而轻柔的动作似乎已经无法达到一种期望的高度。  再用力一点点,再快一点点。  张慧慧娇喘着说道。  张峰听话地调增着自己的节奏和频率,每次的深入都是那么的用力,让张慧慧的整个娇躯都朝前不时的滑着。  啊……在慢慢的加速中,张慧慧终于忍不住轻轻呻吟了起来。  这种来自天籁的美乐给了张峰无比庞大的勇气,他开始解除加在自己身上的束缚,一次比一次猛烈的朝张慧慧的体内冲去。  嗯……啊……  张慧慧唯有娇喘,唯有呻吟,唯有醉眼,唯有火热的**。  张峰终于彻底自由了。  他双手搓揉着张慧慧那饱满微颤的双峰,下身开始任性的冲撞起来。张慧慧整个身体似乎都像弹簧,在张峰的一次又一次深入中,极有节奏地迎合着,也极有韵致地扭动着。  小......木匠……我的…….小……木匠  张慧慧不停的呼唤着张峰,而张峰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汗流浃背地击打着她那早已泥泞的大腿根部。  慧慧!慧慧!  小……木……匠……小……木……匠……  一应一合,一呼一唤。  这是人间最动听的音乐。  这是人间最炽热的话语。  这也是人间难得一闻的**。  这种来自上帝、来自宇宙的话语,让张峰彻底狂野,让他如同一头愤怒的雄狮,奔跑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让张慧慧彻底陶醉,甘愿成为雄狮的猎物,为他奉献自己的一切,奉献她的身体,奉献她的灵魂。  只要胯下的冲击不要停歇;  只要体内的进出不要减弱;  只要那双不停搓揉着自己胸脯的大手更加用力;  张慧慧就满足。张峰就幸福。  而张峰此时的念想,就是摧残这副美妙绝伦的身体。  张慧慧居然无比的愿意。  爱欲竟然是这般的令人不解!也是这般的令人佩服!那啪啪啪啪的击打声和噗兹噗兹的摩擦声,能让人放下所有的痛苦和不甘,让人忘记所有的不快和委屈。  只要你愿意。  女人啊!  急促的呼声。  火山的喷发。  大山的倒塌。  张慧慧像是死过一回,慢慢地转了转她那香汗沾湿了头发的粉脸,樱桃小嘴兀自长着,眼睛深深地闭着。  她被一股接着一股的热流滋润得气绝。体内的那种满足,让她丧失了所有的意识。  张峰大汗淋漓地拔了出来,倒在了张慧慧的一侧。  两个光溜溜的身体,紧紧地抱在一起。  月光漫撒。  群山也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