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连载  »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23

来到门前,棒子伸手推了一把。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小娥院门没有锁。  嫂子不是说三伢子老骚扰她吗?棒子想,怎么这么大意,连门都不锁。  棒子进院后轻轻呼唤了一声,但没有回声,屋内也漆黑一片。  有些心虚的棒子轻轻推开西屋,这才借着月色看到小娥穿着一件短裤和一件衬衫,斜倒在床上。  小娥早已睡熟,脸上挂有泪痕。  棒子轻轻坐在床沿边,不忍心打扰坠入梦乡的小娥。  银灰色的月色在静谧的夜里显得格外轻柔,轻柔得让小娥如同浮在黑空中的一副画卷。那匀称舒缓的线条勾勒出一副天仙般的轮廓,让小娥的形体成为人间最美的追寻。棒子想到自己和张娟那突如其来的欲求,也想到自己看见张阿姨的冲动,感到愧疚不已。  毕竟自己在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是嫂子奉献了自己的身体,将我积郁心头的病症尽数散去,于不言不语中让我看到了天下最美的形体,让我从此拥有了最美好的回忆,也让我感受到了最**的时刻。可我又和张娟发生了关系……  棒子越想,越觉得对不住小娥,本来硬了一路的物事,现在也失了应有的力道,软哒哒地伏在棒子的双腿深处。  棒子充满爱恋地吻了小娥的额头。他伸出右手,悄悄地拭干了挂在小娥脸上的泪珠,然后替小娥盖好被子,悄悄地转身离去。  棒子的脚步刚刚跨出房门,身后就传来一个幽怨不已的娇声:  别走。  棒子急忙回身,看到小娥眼睛依旧闭着,然而两粒大大的泪珠,开始顺着眼睑,慢慢地划过鬓角,打湿了绣花枕头。  嫂子你没睡?  小娥微微地摇了摇头。  嫂子你哭了……  小娥缓缓睁开眼睛,两眼幽怨之泉,如同悲伤的晨雾,笼罩了整个屋子。  你干嘛去了,为什么回来这么晚?  棒子犹豫了片刻,说道:嫂子,今天是我扫除,早上我把这事儿给忘了……  你知道我在等你吗?说好的时间,等你不见,你为什么就不能准时一点?你为什么就不能来早一点……小娥说着说着,已经泣不成声。  棒子看到嫂子哭成这样,心里不由地发慌起来。  棒子突然有种不良的预感。  嫂子,到底怎么回事?咋一直哭呢?棒子心如乱麻地问道。  嫂子是不是已经知道我和张娟的事了?  而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她碰巧看见了,还是她胡来找我的时候看到?  棒子满腹的疑团,可又不敢表露在脸上,自觉理亏的棒子急忙用自己的袖口帮小娥擦拭了一下满脸的泪水,又把嘴巴凑上去,吻了一下小娥的眼睛。  嫂子你别哭了,我知道我对不起你……  小娥幽怨地叹息了一声,说道:也不能怪你。我原本以为你回来了,打开门后,才知道是该死的三伢子!都怪我不小心……  说完,小娥一头扑进棒子的怀里,失声痛哭了起来。  起初,棒子以为小娥知道了自己和张娟的事,而此刻的他才知道问题远比自己想象的严重许多。棒子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被人砸了一棍子,懵懵的,木木的,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愤怒就像一阵风一样从脚底灌到了头顶。  嫂子,你是说那个狗日的光棍……  小娥一边哭,一边咬着棒子的肩膀。  三伢子知道我们的事了,我们干那事的时候,他就偷偷爬在墙头看着呢!  怒不可遏的棒子一把推开小娥,跑到院子里找到割小麦的弯月镰刀,捏在手里就朝院门外冲去。小娥急忙追上来扯住棒子的胳膊,哭着说道:棒子你听我说!你千万不要干傻事!嫂子能忍!你先回屋!  小娥看到棒子因为自己被三伢子侮辱,而不顾一切地去跟他拼命,小娥积攒了几个小时的怨恨也就瞬间烟消云散了。她像哄小孩一样哄着棒子,把他拉进屋子,让他坐在床边上。  棒子,嫂子知道你心疼我,但嫂子不愿意你做出傻事来。俗话说的好,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三伢子现在知道我们两个干了那事,要是他把这事给传出去,我们两个还怎么在这村子里生活下去?多少人会戳我们的脊梁?还有,他今天欺负了我,尝到了甜头,明天说不定还回来。就算明天不来,后天呢?这才是我担心的事!  棒子点了点头,说道:嫂子你说的在理。但我绝对不会让这狗日的光棍再来骚扰嫂子!他要再来,我要让他爬着出去。嫂子你先不要着急,我回去想想办法,既要让他闭上他那张臭嘴,也要让他再也不敢到嫂子家来。  小娥充满爱恋地亲了一口棒子的面颊,把头埋进了棒子的怀里。  刚才发生的一切,对于小娥来说无疑于狂风摧花残,暴雨冲花园。而此刻伏在棒子的怀里,她似乎又找了自己的港湾。尽管棒子的胸膛不比张胜利的宽阔,但棒子的心属于自己。  想到此处,小娥抬起月亮一样光洁的脸庞,仰望着棒子,幽声说道:棒子,你可不要欺负嫂子。  嫂子你说哪里话!棒子低头看着那张楚楚可怜的粉面,柔柔的回答。  那个光棍好恶心,带着浑身的臭味欺负我!小娥用脸蛋蹭了蹭棒子的胸膛,说道。  嫂子你放心,我一定能把他给治了!棒子说道。  唉!说句心里话,三伢子打光棍都打了几十年了!看见女人,就像苍蝇看见了屎!你不知道他欺负我的时候说的啥话!小娥拾起自己的粉拳,轻轻地敲了敲棒子的大腿。  说啥话?  他竟然说:好逼都他妈的被狗给日了!’他把你比作小狗狗!好在最后......他要那个我的时候,院里突然被人扔进了一块砖头,把那狗日的给吓跑了。  棒子听到好逼都让**了这句话,感到既愤怒又得意,也不知怎地,他的下面竟然一下一下地动弹了起来,不一会儿,小帐篷就撑的高高的。  棒子!小娥看到后娇声嗔了一句,羞红着脸,用自己的鼻尖摩了摩棒子的手臂。  对不起……棒子呢喃道。他觉得这个时候撑起小帐篷是多么的不合时宜,但身体总是和自己作对,理智和情感,总是唱对台戏。  别说对不起。嫂子本来就是你的。  小娥含着眼泪,将棉花一样软和的小手偷偷伸进了棒子的裤腰。  棒子,你让嫂子干什么,嫂子都愿意。就算三伢子再不服气,我也要说,好逼就是让狗日的!不是给猪日的!  小娥的小手轻轻的动了起来。  嫂子,你说哪里话!棒子才是你的。  棒子心里充满悔意,双手捧起小娥的脸庞,用嘴巴盖住了那片鲜艳的红唇。  滑舌的纠缠,表达着相思,也传递着爱意。  松紧适宜的小手,让棒子的下身感到了一阵阵汹涌的激流,让他忍不住挺了挺腹部,然后顺势将小娥压倒在了软绵绵你的床上。  纽扣被一粒一粒地解了开来。小娥迷离纠葛的眼神,勾引着棒子的进一步探索。两堆雪白的绵软上,印着几处青色的痕迹。  棒子亲吻了那几处清淤,然后将手探了下去。  松紧裤的好处,就是不用花时间解开腰带。直接朝下一掼,芳草于沼泽、如玉般的肌肤、一切都会无比直白地显露。  不需要多余的言语,也不需要任何的劳作。  不要!  当棒子的嘴巴凑近那堆茂密的芳草时,小娥急忙用两只手掌夹住了棒子的面颊,使劲地朝上拉着,不要。不要用嘴巴,听话。  嫂子,棒子给你打扫干净……棒子对不起你……棒子说梦话一般呢喃道。  不要,听话!小娥无比坚持。  我要。  听话!你要用嘴巴,我心里就不大舒坦,我也不大开心。  棒子无奈,只好用手指轻轻的捋了捋那道湿滑的缝隙,恋恋不舍地一路亲了上去。  两粒红樱桃肆意绽放。  棒子含吐不已。  最后的那张樱桃小嘴,兀自娇喘吁吁,焦渴地等待着棒子的深含。一旦找到了棒子的嘴巴,小娥就再也不愿意放开他的唆吸,似乎千年的等待,终于如愿以偿。  来吧,快来吧棒子!嫂子今天好想要!  在满足了口舌的交战后,小娥的下面催促着她,要她索取一切可能的深入。  棒子连忙褪去自己的裤子,那根不安分的家伙,似乎憋了一股子的劲,极度膨胀着自己,蠢蠢欲动地展示着满身那弯弯曲曲的青筋。  小娥喘着,将自己的小手伸进两人的结合之处,用两个手指夹住它的根部,准确无误地把它送进了那个泛滥着**的沼泽。  哦...随着一声常常的呻吟,小娥不停地摇摆着腰肢,说出两个让棒子热血沸腾的字:  用力。  天下最圆满的鼓励莫过于此。刚刚深入小娥身体的棒子,毫无预兆的激荡在小娥的身体之上,汗流浃背的喘息,让小娥的叫声浪荡在月色满地的院落里。  这是一次特殊的交合,也是一次特殊的洗礼。小娥将自己的委屈和不甘,全部奉献给了棒子的疯狂和粗鲁;而棒子,将自己的悔恨和愤怒,也全部交还给了小娥的放浪和满足。  所有的不快,在最后的喷射中、在小娥的叫喊中,在棒子的汗水中,在月色的洗涤中——  归于平静。  终于清零。  云端的狂舞,跌落的眩晕,累极的满足,沉醉的谜语。  当小娥送走棒子,细心地锁好院门的时候,她才撩了撩鬓角的乱发,心满意足地笑了一下。  倘若没有棒子的操劳,今晚的小娥,注定要在无眠的泪水中度过。  而棒子,也终于不再有拎着镰刀砍人的冲动,而是冷静地想出了一个收拾三伢子的计谋。  踏着月色,棒子回到家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