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连载  »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21

他将两只手都腾了出来,深情地盖在那两团新鲜的绵软上,先是轻轻地捏握,然后又是轻轻的晃荡,最后是越来越用力的捏拿和揉搓,这一番透彻肺腑的抚摸让张娟娇嫩的脸上微微冒出了汗珠,呼吸更是一阵紧一阵急,她那半睁半闭、意乱情迷的媚眼闪烁着,时而定定地看着棒子,时而迷离地望着天空,时而双睫轻合,时而明目如海。  她的娇躯随着棒子不停的搓揉开始扭动的越来越明显,以至于到后来,她那鼓鼓的屁股摩得身下的柴草发出轻微的沙沙声。  棒子……  张娟终于充满渴望的呼唤起来,棒子……啊棒子……  她的小手随着自己的呼唤,也开始越来越快地套弄起棒子的粗物来。  张娟曾在学校的花园里见过一个套弄自己的男性,张娟的念想也是如此的直白:  她想让棒子和那个中年男子一样,因为她记得那个中年男子当时的神情:  因兴奋而扭曲、而癫狂,而抽搐,而荡漾。  她想让棒子的脸上出现相似的模样。  小手握着粗物套弄个不停,棒子的双手更是刚柔并济。  月光下,深山间,麦垛中。  一个如花似玉的妙龄女郎,上身**,**翻飞;  一个年轻白净的毛头小伙,双膝跪着,胯中挺枪。  棒子我想要……张娟说完这句话,突然挣扎着坐了起来,狠狠的亲了几口棒子的脸蛋。  我也想……棒子热烈的回应道。  二人心照不宣地各自解开了裤带,然后脱下了裤子。  张娟穿着一件黑丝三角内裤。  棒子伸手摸了一把。丝滑般的质感,湿漉漉的私密。  他突然匍匐在张娟的双腿之间,将脸埋在了张娟那泛滥着水气的大腿根部。  棒子,起来!  我不。  棒子,听话!  就不!  棒子!脏!  棒子笑了。张娟的话和小娥说的一模一样。  不脏,香!  听话棒子,快起来。  棒子伸出舌头,在遮挡私处的那道窄带两侧轻轻地剐了几下。  棒子,别这样!你要……  酥麻的感觉终于打断了张娟的下半句话。  她因受惊而变得急促的话语,渐渐变成了如痴如醉地呻吟。  张娟轻轻和闭上眼睛,开始尽情地感受起大腿根部那蚂蚁乱爬的感觉来。  棒子的舌头游走在芳草丛的边缘,芳草从隐没在黑色的丝质内裤里面。  棒子用自己的舌头尝试着挑起那富有弹性的遮掩,然而一次又一次的尝试,让那本已泛滥成灾的泥淖成了长河,一片晶莹的潮湿,在张娟的大腿内侧荡漾开来,棒子一边吸着这温润的气息,一边尽情地替张娟增添着**,心满意足后,棒子坐起身来,双手缓缓地抓住了张娟内裤的两侧,然后用最慢的速度朝下拉扯。  内裤在一点点下滑,张娟那盈盈一握的蛮腰随着起舞。  丝质黑边越过那丛黝黑透亮的芳草地;  丝质黑边越过了那道粘滑的沟壑;  丝质内裤退到了张娟的膝盖位置。  丝质内裤满足地脱离了张娟的身体。  白璧无瑕般的玉体,就呈现在棒子的面前。  玉体有待棒子的服务;  玉体渴望棒子的深入。  棒子不愧是经验丰富。  当他第二次将脑袋埋入张娟的双腿时,张娟那**蚀骨般的**声就如决堤的堰塞湖,一发而不可收拾。  啊!那到底是快乐,还是饥渴?  谁也说不清楚。  棒子也无暇顾及。  棒子此刻的目的,仅有那道泛滥成灾的蜜泉。  他要用自己的嘴巴、用自己的舌头,用自己满腔的爱怜和如火的**,来给张娟一次终生难忘的经历,给张娟一份至为丰厚的礼物。  只是因为这短暂的一夜,麦柴垛就成了他俩此生永不磨灭的记忆。  棒子的舌头灵活无比,深入、浅出、刮擦、轻抚,无论哪种接触,都让张娟如同电击,娇躯随着棒子的舌头颤抖着,轻扭着。  尤其是张娟那藏在芳草地下面的、软硬相兼的颗粒,当棒子的舌头一次又一次顶过之时,酥到骨头里的感觉让她不得不浪,不得不叫,让她不得不恳求着棒子的继续,不得不乞求着棒子的努力。  棒子……哦……棒子……  张娟疯狂地扭动着自己的腰肢,如痴如醉地呼唤不已。  棒子出色地完成了第二次任务,他胯间的粗物已经不允许他在含弄下去。  粗物似乎也有自己的意志,它在逼迫着棒子,它要寻找桃源地,它要深入的探索,它要自己的身体被紧紧的覆裹。  棒子直起腰杆,掏出了自己的如铁般的粗物。  黑紫的光头中间,外翻着一道小口,那道小口似乎愤怒地喊着:  快让我进去!  而看到它的张娟,也徐徐的分开了自己的膝盖。  一切都发生在心照不宣之中。  光头轻轻地触了那道嫩红的小沟,然后又轻轻地离开一段距离,一道透明的丝线,欲断不断,连接着两个人间的之乐。  数次的探索,最终演变成闷头相挤,在水样的滋润中,唯有噗兹一声,将所有挤压的力道全部释放殆尽,它一头钻入了张娟的下体。  张娟的胸脯拼命的朝上抬起,张娟的脑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然后,张娟像是彻底释放了一般,娇喘吁吁地倒塌在软厚的麦垛之上。  下体的饱满给了她一切,这一切让她爱死了棒子。  棒子轻拉;缓送。  不急不慢,准确地把握着那满足和空虚的比例。  当张娟无法忍受它的离去时,它会及时地进入;当张娟获得彻底的满足后,它又淘气地离去。  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上演着如此频繁的聚散离合,似乎一生所有的生死离别,全部集中在二人的下体。  棒子挺缩的频率渐渐快了起来。  张娟的呼吸更加地急促,浑身的香汗,让她的娇躯变成了一尊美玉。  会动的美玉。  棒子,嗯……  如有任何的间歇和停顿,张娟都会急切的呼唤棒子的名字。  频率越来越快,如同雷声过后的第一阵雨点。啪啦啪啦地砸向干渴的土地。  正当棒子准备释放自己时,张娟突然紧张地睁开眼睛,说了一句:  棒子!有了小孩怎么办?  嗯?  我说有了小孩怎么办?  这个……  棒子也不知道怎么办。他突然间觉得好像被人浇了一头的凉水,下身的粗物也停止了它的探索。  棒子想了想,一副垂头丧气地样子,他将自己下身的肿胀慢慢从张娟的身体内拔了出来。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张娟一把抱住了棒子的屁股蛋子。  不要……  可是……  就是不要……  万一真有小孩怎么办?棒子绝望的说道。  我不让你出来。张娟环抱着棒子的腰部,将脸贴在棒子的胸前。  那怎么办!棒子说道。  我有办法……张娟抬起热烈的脸庞,深情款款地望着棒子。  啥办法?  你……一会儿快出的的时候,射外面。  说完,张娟羞得底下了头,粉颈都泛起了红霞。  娟你真聪明!激动的棒子一个前扑,将张娟死死地裹在了自己的身下,胯下的物件恢复了它的状勇,开始一刻不停地摩擦着张娟的下体。  张娟皱着眉头,将脸埋在棒子的肩膀位置,双手死死的抱着棒子,兀自咬着自己的下唇,鼻子里不停的哼哼着。  啪啪啪的脆响声在静谧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响亮。  娟,娟,快了,快了。  在最后几次无比粗暴的撞击后,棒子猛地抽出自己的粗物,然后紧紧地握住它,不要命地前后套弄起来,而热烈的张娟也很快地调整了自己的身体,满脸渴望地看着棒子那根翻飞的粗物。  光头的小口,正对着张娟的前身。  苏苏苏苏……  一股接着一股的乳白色液体从小口里面吐了出来。  吐在了张娟的眉毛上;  吐在了张娟的头发上;  吐在了张娟的粉颈上;  吐在了张娟的双峰上;  吐在了张娟的小腹上。  ……  两个年轻人并排躺着。  脚还疼吗?  刚才不疼,现在又疼开了。  娟,我喜欢你。  真的呀?  嗯。  那我谢谢你。  就谢谢呀?  咋,不满足呀?  嗯。  那这样子了,你喜欢我,我喜欢你。好不好?  好。  棒子满足了。  张娟也满足了。  她把脑袋轻轻靠在了棒子的胸口。  棒子仔细地擦拭着张娟头发里的粘液。  良久之后,张娟幽叹一声,说道:棒子,回家吧。  嗯。回家。  棒子应了一声,翻身坐起,帮张娟整理了衣服,然后穿戴整齐后,又把张娟背在背上,朝张娟家走去。  山路尽管崎岖陡峭,但棒子丝毫不觉得吃力,他背着张娟,犹如背着整个世界。他觉得今晚的月儿格外明,今晚的星星格外亮,他看到暗黑的天幕下有条若隐若现的线条,那是山峦起伏的征兆,  线条下面是黑压压的一片,几束光芒在山间摇曳着,犹如盛夏夜晚的萤火虫。  这一刻的满足和幸福,让两颗年轻的心盈满了水一样的情,清澈见底,映月如钩。  咋这么晚才回!当棒子敲响张娟家的院门时,屋内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妈!快开门来。张娟喊到。  门开了。一位富态的中年妇女站在棒子的面前。  棒子认识她,她是张娟的妈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