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连载  »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08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说病就病了?医生到底是咋说的嘛?  看到棒子一副犹豫的样子,小娥急了。  嫂子啊……  棒子突然哭了起来。  小娥被他弄糊涂了。  嫂子,我快要死了!我再也受不了了!  棒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棒子你先不要哭,告诉嫂子咋回事。小娥一边摸着棒子的脑门,一边服下身体,温柔地说道。  棒子泪眼朦胧中,目光透过小娥白皙的脖颈,看到了那片白花花的风光。  他再也无法忍受这种难言的折磨了,于是一股脑儿地说了出来。  嫂子,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我天天想女人,每天晚上都摸唧唧,不摸睡不着觉!我看到女人就想上,可是我又觉得自己好下流啊!我快要疯了,我真的好矛盾啊!  看到棒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小娥一下子明白了。  她刮了一下棒子的鼻子,甜甜地低语:还以为是什么病呢,原来得的是相思病!棒子你别怕,嫂子有办法!我先回家去,你要能从床上趴下来,那就抽个时间到我家来,我给你治!  小娥说完,起身告辞。走前,她回头看了棒子一眼。  小娥神态妩媚,楚楚动人。  小娥出门不到三分钟,棒子就挣扎着爬起床来,扶着院墙,摇摇晃晃地朝小娥家走去。  这么快就来啦?小娥看到摇摇欲坠的棒子,赶紧过去扶他。  浑身发软的棒子说道:嫂子,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说啥呢?嫂子知道你的病,能治好,只要……小娥不要意思说下去了。  女人的体香扑鼻而来,棒子意乱情迷。  小娥想起了自己的少女时代,也曾经有过一段特别痛苦的时期。  记得有一天半夜,她迷迷糊糊地听到父母的房间有动静,于是想进去看看。  走近房门,她听到母亲说道:再深些!再快些!  然后是啪啪啪啪和噗兹噗兹的响声。  小娥不知道父母在干吗,好奇的她偷偷地听了下去。  不到一分钟,啪啪啪啪的响声停了下来,她又听到了母亲的声音:  你咋这么不中用!  父亲说:你冤枉我!  母亲气愤的骂:冤枉你妈的逼!每次都这样,老娘还没开始呢,你个锤子就软了!  父亲还嘴:你妈的逼!简直就是母猪!你的逼有那么馋啊?你要是嫌我日不了你,你就找根棍子自己捅去!你妈逼的,看你跟我十几年的份上,我才日的你,你还不满足!  母亲低声吼道:你个昧良心的!你每次日完我就倒头大睡,我自己弄自己的时候,你个驴日的在哪哒!  父亲也骂:当初不让日,现在日不够,你说你个欠日的货,咋就这么不要脸!  母亲回嘴:当初你日不够,现在你不想日,你个连逼都日不动的阳痿货!你还算啥男人?  小娥听到此处,顿时明白了。  她面红耳赤,像做贼一样摸回了房间。  躺下来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内裤里面湿湿的。  她一夜没有睡觉。  从此以后,她就开始恨起父母来。她原来以为自己的父母永远不可能干那事的。  自从那天晚上以后,父母的形象在她心中土崩瓦解。  她甚至厌恶自己的父母,一见到爸妈,她就想到那天晚上,想到父母围绕日字展开的对话、骂出的脏话。  而让小娥更加崩溃的是,她既觉得父母干那事真恶心,又对父母能随便干那事感到嫉妒。  小娥从此以后,总是眼睁睁地躺在黑暗中,父母房中微小的动静都让她紧张不已。有时候母亲咳嗽一声,她都以为是干那事。  到后来,小娥满脑子都是父母干那事。  那个时候的小娥刚刚发育不久,身材比现在还要苗条,皮肤比现在还要滑腻,小脸蛋更是嫩的能挤出水来,胸脯前的两只小馒头在宽大的校服下若隐若现,有种说不出来的清纯。她的屁股蛋儿也紧绷绷的,当她欢快的跑起来时,总是会随着跑动的节奏轻轻地上下抖动,那种大姑娘的青春气息,浓的像一坛子陈酿的好酒,闻上一鼻子,准会醉倒在野花盛开的田野里。  小娥为此跟父母的关系越来越僵。到最后简直就像仇人一样。本来小娥的母亲是出了名的母老虎,村里谁都不敢和她对着干,再加上她重男轻女的思想非常严重,眼睛里根本就没有小娥这个女儿。  可老天总是那么不公平,生小娥的时候她大出血,差一点就死掉了,要不是富有经验的接生婆弄了一筐草木灰塞在她的胯下,那血恐怕永远都止不住的。  娘俩的命算是救下来了,可是小娥的母亲却再也怀不上孩子了。  对了,小娥的母亲叫张翠兰,小娥的父亲叫张军辉。  张翠兰干了两件大事。  第一件事发生时,张翠兰还没有结婚。  当年大旱,吃水困难,村民往往大半夜提着水桶在山沟沟里的泉边排队。  一天深夜,张翠兰提着水桶,趁着月色出门了。  走到半路,突然从路边的草丛里窜出一个人来,他拿着一把改锥,顶着张翠兰的咽喉,逼着她退到距离小路数十米远的一片油菜地里。  正是油菜花盛开的季节。花香浓郁。  翠兰,认得我不?瘪三淫笑着说。  张翠兰其实从一开始就知道是他,她点了点头。  你知道我想干嘛了吧?瘪三摸了一把裤裆,说道。  张翠兰冷笑道:当然知道了!我早就知道你瘪三想把我给日了,我也一直等你来日我咧,没想到你这么没出息,直到现在才来!  瘪三愣住了。  张翠兰接着说:咋不说话?难道不相信?我张翠兰心里清楚的很!黄花姑娘哪个没被你瘪三上过?一根改锥加一根棒槌的事,哪个姑娘不敢让你日呀!我早就等着你咧!知道我迟早要被你日咧!你迟日还不如早日,早日还不如现在就日!  瘪三咽了咽唾沫,左手又摸了一把裤裆,顶在张翠兰咽喉的改锥稍稍松动了一下。  张翠兰,你个小婊子!咋这么直接?  我不是婊子!我这叫聪明!姑娘迟早要被日。不挨球的姑娘还能叫姑娘?既然迟早要挨球,挨谁的还不是一个样儿!我张翠兰要挨,也得挨个大的粗的,像驴一样的老球,我最欢喜!  瘪三第三次伸手摸了一把裤裆。  我的球真个价大!不信你就摸两把!瘪三急切的说。  摸啥摸!先脱裤子,让我瞅瞅!  瘪三连忙收起改锥,三下五除二,不仅脱了裤子,连上衣都一起脱了。  张翠兰不动声色的说道:果然大!真想舔一口!  瘪三一手扶着胯中的宝贝,一手捏了几把张翠兰的喷薄欲出的饱满胸脯,一边流着口水,一边啧啧称赞:  哇!你的**咋这么大!就不知道你的逼咋样,太松了,日不过瘾;太紧了,日不了几下!  张翠兰满不在乎地说:**大,逼的松紧刚合适!瘪三你放心日!保证完成任务,让你十分满意!  瘪三听到张翠兰这么直白的话,忍不住挺了挺胯下那根又粗又长的宝贝,宝贝上面的光头居然能把自己的小肚子敲得绷绷直响。  张翠兰看的心惊不已,但她依旧不动神色的说:瘪三,等啥呢?你的球很大!我想舔两口,行不?  说完,张翠兰蹲了下来。  日过很多逼,就是没日过女人的嘴!哈哈,这大姑娘上花桥的,今儿个第一回啊!  瘪三说着,就把他那根鼓胀的宝贝塞进了张翠兰的嘴里。  第二天,云村向炸了锅。  老嫂子,听说没,瘪三被人给煽了!  张叔张叔,有人把瘪三的球给咬断啦!  瘪三瘪三真的惨,棒槌一夜齐根断!  我说老嫂子,到底是谁干的,这么厉害?  还能有谁!除了张翠兰,找不出第二个!  哎呀,这个瘪三,怎么打起她的注意了?张翠兰那姑娘,比男人劲大,比男人活泛,比男人心眼多,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嘿嘿,依我看啊,这就叫羊入虎口!  哈哈,你说的对,羊入虎口,哈哈…  瘪三在家里躺了十一天,然后死了。  埋他的人回来都说瘪三太可怜了:  整个下身都烂了!蛆都出来了!  这件事让张翠兰成了村里的女英雄,大家见了她不叫真名字,叫花木兰。  2013年11月16日  第二件事却让她背上了恶名。  俗话说的好:人杰地灵,山清水秀,穷山恶水,人比猪丑。可是无论是在百花园还是青草地,总会有一些奇葩凸显其中。  普通情况下,村里的姑娘俊俏,小伙壮实。  但有的姑娘壮实,有的小伙俊俏。  张军辉就是一个例外。  他的皮肤怎么都晒不黑,眉目里有股天然的英气,红红的嘴巴总是像抹了口红,说起话来细声细语。  他就长的像个女娃子。  可是在农村,这样的小伙子被人看不起。  然而对于膀大腰圆的张翠兰来说,天下的好男人只有张军辉一个。  她一看到张军辉就心跳。她总是故意跑到他家附近转悠,想着能和他多碰几次面,多打几声招呼。  村里有时候会有露天电影,她总是趁着天黑,挤到张军辉的跟前,即使自己的屁股和胸脯被那些不安好心的男青年乘乱摸过好多次,但她一点儿都不在乎。  只要能挨着张军辉,被摸两把算个屁!  如果村里来戏班子唱戏,那更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张翠兰会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然后在人伙里找到张军辉,使劲挤在他的后面,趁着张军辉专心看戏的空挡,捏几把他的屁股。  张翠兰觉得手里滑滑的,心儿跳跳的。  张军辉也不在意,他已经习惯了。  他的同伙常常欺负他。因为他长的像个女孩子,所以他的同伙常常拿他打趣,叫他姑娘,还动手动脚,捏他脸蛋,摸他屁股,甚至抓他的胸脯。  张军辉虽然被张翠花的胸脯挑逗的欲火中烧,但一想到她一口就咬断了瘪三的那话儿,他就只能老老实实地跪在地上,任由张翠花造次。  张翠花说完就解开自己的裤带,一把就把自己的裤子和裤衩褪到了脚腕子,然后提脚抖了抖,下半身就完全裸露在张军辉的面前。  我天天想着让你日,你不日;非来硬的你才日;贱骨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