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连载  »  公室极乐宝鉴212

现在秃头男和叶子娇这么一闹,围观的人就更多了,我急于脱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所以并不希望他们二人在这里吵闹起来。  我拦住了秃头男,然后和声和气的笑着说,“兄弟,要不我们借一步说话?这里人多也不太方便,你看?”  我这么说是试探秃头男的,如果他有意和解必定就会跟我们出去找个地方再慢慢细谈。但如果他打定主意要闹到底的话,我也没有办法可施了,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谈什么谈,跟你们这对狗男女有什么好谈的。”秃头男义愤填膺的说,真是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如此的顽强,好像肆无忌惮的样子。  难道秃头男跟杨倩不是情侣关系?他们之间不是我想的偷情的模式?否则以秃头男的年纪应该也是成家立业的人了,难道就不担心曝光在大家面前?  我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当然也没有闲着,虽然秃头男毫不顾忌自己在公众面前的形象,但我不能不顾忌。我可是一个完美的男人,任何有损自己形象的事情都不允许发生的。  再说了小曼和儿子还在医院里,我这个事情闹将出去对自己是绝对不利的,真不知道他们看到了目前的这一幕会作何感想。想到这里,我头又是一阵疼痛,真是要命。  “兄弟,虽然你不担心在众人面前露脸或者上报纸头条,但这样的事情本身就不太光彩,也没必要硬是曝光在大家眼前,让众人看笑话吧?”我再一次试着和声和气的跟秃头男说话,希望他能感受到自己的一番好意。  而且任何男人都不愿意自己的女人出去给自己戴绿帽子吧,叶子娇现在俨然是秃头男的女人了。秃头男认为她跟我有染,当然不会愿意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事情了,所以我觉得自己还是有把握说服秃头男的。  果然我才开了个头,对方就低下头开始深思起来,大概是在衡量我说话的可信度,以及之后产生的一切后果。终于,秃头男抬起头来,恶狠狠的扫了我和叶子娇一眼,然后牙一咬,“上我车!跟我来。”  还算是一个有魄力和担当的男人,说话绝对的不拖泥带水,我终于算是明白了叶子娇为何看上秃头男的一个稍微有点靠谱的理由了。只是这男人本尊实在有点有碍观瞻,跟叶子娇站一块怎么都有点像是美女跟野兽的感觉。  当然这话我是不会跟人家当面说的,即使我心里正这么想着的时候,也是绝对不能说的。男人有的时候是很要面子的,有的男人把面子看的比一切东西都要重要,没有了面子,就没有了尊严,也就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为了避免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在我面前烟消云散,所以我坚决咬紧牙关,不能说。不知道秃头男有没有明白我的苦心,他兀自沉默地开着车,自从一上车,我们三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我是不习惯沉默的,人一旦在沉默中消沉,就失去了跟一切做斗争的勇气,我是不乐意看到那样的局面的。所以我先开口了,只是没有想到我会开口说那样的话,所以当我开口后,我立马后悔自己先开了这个口。  这种后悔的感觉就犹如吞了一只死耗子然后活生生的看着它在喉咙管道里蹦跳着,还能感受到它的体温在喉间翻滚着。于是从心底深处就开始感到恐惧和恶心,这种恶心的感觉绵延不绝开来,让我辛苦的几乎死去活来。  我到底开口说了一句什么话呢?“你们一定有奸情吧?”就这么简短的八个字外加一个问号,只是没有想到我问出后,自己居然会感到有这种感觉。  其实我不是一个不会说话的人,甚至有的时候我还是一个擅长说话的男人,尤其是在美丽的女人面前。所以不能不说叶子娇不美,也不是我不会说话,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脱口而出这样一句让我们彼此都震惊的话呢。  我想了又想,却始终都没有想起来到底是什么原因,有的时候,人做一件事情是没有原因的。甚至当她做过后,事后回想起来就感觉像是在做梦,连自己都不相信居然做了你那样的一件事。  甚至大多数的时候,还感觉是别人做的,跟自己毫无关系。这也是那么多杀人犯事后都不原因承认自己杀了人的主要原因吧。我跟杀人犯想必那是差太远了,而且我只不过说了一句不和适宜的话而已。  “你说谁呢?讨厌。”叶子娇还算是婉转可人,她只是娇嗲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啐了我一口。但秃头男就没那么好脸色对着我了,我的话脱口而出的那刹那,只见他握着方向盘的两个手指都泛白了。  我虽然不懂开车,但看着秃头男握的泛白的手指,也深知一件事:这个男人快要发飙了,从握着方向盘的力度来看,是有气无处发的征兆。鉴于现在自己还坐在人家开的车子上,等于是把命交给了对方。  所以我决定采取一点什么补救措施来弥补这个小小的错误,“没有,我也只是随便问问,你们就当是一个玩笑话好了,哈哈。”我发出两声干笑,也确实是尴尬啊,我笑了两声,另外二人都不带搭理的。  于是我识趣的不再笑了,知道再笑也是无益的,我是在不是那种愿意做徒劳无功的事情的人。“你没有在辉煌实业了么?”我转而问向叶子娇。  这个女人一直是像鬼魅一般的活着,她有太多心酸的过往史,当然阅历也比一般女人丰富的多。我有的时候挺害怕跟她相处的,不知道她下一步又会做出什么惊人的事情来。  “怎么?你还关心我?”叶子娇秀眉一挑,故意轻佻的问我。  我汗颜了一把,她这是明显的挑逗我么?而且还是在自己的情人面前,这么暧昧的态度对我。我心里一震发颤,看来自己今天是绝对的不能安然出这辆车了,因为秃头男握着方向盘的手指更加泛白了。  突然之间一个大转弯,车子狠狠的抛向了一个斜坡,然后又是一个利落的转身,从斜坡上平稳的下来。我不得不感叹秃头男的驾车技术,在我几乎是吐得七晕八素的时候,心里这么想着。  这个男人看来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平庸无能,能把车子开的如此之好的男人,估计也不是吃素的。在我印象中,能驾驶好一辆车子的男人是最了不起的,因为自己一直没办法做到。  所以我现在开始对秃头男刮目相看了,虽然他的好驾驶技术害的自己苦不堪言,头痛欲裂,但心里的佩服却是与日俱增的。  “你驾车多久了?”我发现自己又问了一个蠢问题,叶子娇找的男人当然不会是一般的男人,绝对是有钱的主,既然是有钱的男人,那么有辆车并且考个驾照就是三岁小孩玩过家家的事。  我没有回答叶子娇的问题反而是对这个秃头男感兴趣了,这让叶子娇感到很不解,她有些惊疑的看了我和秃头男一眼,然后突然脆脆的一笑,“我看你们两挺有缘的,不如结拜吧?”  啥?结拜?人家现在可是怀疑我跟你有染啊,小姐。此刻我有点怀疑叶子娇是不是头脑坏掉了,居然在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建议。她到底是不是一点都不在乎这个秃头男,还是故意气他的?  果然我还没出声,秃头男忍不住了,他索性一个大转弯后把车子停在了一个偏僻处,然后掉过头来冲着叶子娇就是一阵怒吼,“你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大脑,纯心气死我是不是?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叶子娇突然咯咯娇笑起来,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感觉是一场闹剧在徐徐上演着。叶子娇什么心态我不知道,但看着秃头男此刻气冒三丈的样子,我觉得自己有必要明哲保身,先下车要紧。  于是我悄悄的掰了一下旁边的车门把手,然后暗暗使力,满以为一下就能打开了,谁知道掰了好几下车门纹丝不动的矗立着。我突然醒悟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都说车内的所有门是有司机控制的,现在秃头男正发飙着,当然不会允许我肚子下车去。  所以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我只能乖乖的呆在车子上,然后继续看着叶子娇跟秃头男火战着。虽然作为一个旁观者有闹剧可以看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但此刻我的心情却一点都轻松不起来。  原因无二,我是这个事情的导火线,万一两人吵着吵着突然记起了我这个旁观者,秃头男还不把我大卸八块啊。虽然我自然身体比他硬朗,而且又有武功傍身,他绝对不能把我怎么样。  可只要想到跟叶子娇曾经的过往,不知道怎么的对着秃头男我突然感觉到一阵心虚,老感觉自己偷了人家的女人一样。其实我这这种感觉也不是无来由的,正因为自己是一个正人君子,干不来偷鸡摸狗的事情。  我的感觉是出于一个正义之士该有的感觉,相信秃头男知道了也会谅解我的吧,我把乞怜的目光转向了激战中的两人。  “你凭什么管我?当初可是说好的互相不干涉对方的生活和感情,你忘了?”叶子娇也很是气愤的指责秃头男的不是。  我心里一惊,只担心叶子娇会把秃头男给惹火,然后开着车把我们一起送到地狱。我的担心绝对不是多余的,一个深爱着身边女人的男人,遇到这样的事情是什么都能做得出来的。  我能冒险么?有哪一个人会把自己的命拿来冒险呢?我当然也不是这样的一个人。  老夫少妻究竟有没有爱情?很难有,首先是年龄的代沟,彼此想法行为都很难达到和谐一致。其次就是年龄的实际问题,走在大街上,要面对多少异样的眼神,即使是现在与时俱进的年代里,老夫少妻也是受人瞩目的。  不过,我想这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毕竟即使是绝无仅有,也可能会有一丝可能的存在的。秃头男是很在意叶子娇的,一路上我早已看出来了,起先他在酒店里发脾气晕倒然后醒来冲向叶子娇我以为是想打她。  但其实我猜想错了,一个在乎自己女人的男人,是不会打自己女人的,要揍也是揍欲对自己女人不良企图的男人。所以其实秃头男那一下是直接冲向我来的,只是我觉悟的比较晚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