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连载  »  公室极乐宝鉴207

男青年的告饶声还继续的在车内响着,丝毫没有停止过,“姐姐,你不要送我去做监狱啊,我家里的奶奶年纪大了,我也是从小了没了爸妈的穷孩子,你就原谅我一次吧,求你了。”  “就放了这孩子吧,挺可怜的”“是啊,这么小的年纪,也不懂事,就饶他这一次吧”  周围的人都参与进来了,她们居然是站在男青年那一边的,毕竟车上多的是家庭主妇,她们的心是最慈的,难怪现在都说主妇的钱是最好骗的。刚刚这个男青年就不应该找一个年轻的女人下手,如果找了这些个说话的人,一定无往不利。  我有些坏心眼的想着,当然不是说真的支持男青年去偷这些主妇的钱了,只是气她们就算是同情心泛滥也要用在该用的地方,对待一个小偷用的着同情么?  接下来就看女人的了,看她如何整治这个小偷,我有些幸灾乐祸的等着看好戏。从女人一脸震惊从容的脸上,我早就看出来她应该是腹中有计策了,不然也不会这么从容不迫,这个女人有点不简单。  “你叫王小虎,今年十八岁,九岁就跟着外面的混混出来讨生活,在十六岁以前,进拘留所二十一次,十八岁前没再失手过,父母双亡,是由奶奶抚养长大,可惜奶奶在去年也过世了,这些资料我没说错吧?”女人开始说话了,声音还是那么有力从容。  不仅我心里一惊,连周围的人群都张大了嘴巴,这个女人是在背书吧,这些我可是在高中时候干过的事了。自从大学毕业后,我就没再那闲工夫背书了,而且记忆也没有那么好了。  看着女人嘴里滑溜的说出这些资料来,我真的怀疑她的脑袋是不是机器做的,可以程式化的启动。周围的人群跟我的想法估计是不谋而合,再看男青年,也是张大了嘴巴,用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抓着他的女人。  “不用太惊讶,你的档案在我脑海里早已经熟记了,还有你的这张脸,我做梦都会时常梦到。”女人难得打趣了一下男青年,这是什么意思?她一早就认识男青年?可看着这个小偷此时目瞪口呆的样子,我可不认为他也认识这个女人。  “你,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他此言一出,车上的人都不禁唏嘘起来,看来这个女人说的是真的了。小偷刚刚实施的博取众人同情的戏码落幕了,估计此时没有一个人会同情于他了,望着他的眼睛不进行秒杀就不错了。  “我?你不知道我是正常的,不过看在你虽然窃取但也有点职业道德的份上,我今儿个可以放你一马,但你保证必须绝不再犯。”女人的态度突然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我有点惊讶她的话,什么职业道德?为什么要放他呢?心里的冲突使我忍不住的走向前,“这位小姐,你既然已经抓住了小偷,就把他扭送公安局或者痛揍一顿得了,为何要轻易的放掉呢?你就能保证他以后不会再去偷东西?”  小偷我是见多了,想想腿上那个时候挨的疼痛,我可说是对小偷恨之入骨了,所有的小偷在我眼里都是一个样,都是狗改不了吃屎。所以我这个时候站出来说这些话还是有我的立场的。  女人看到有人不赞同她的做法,她抬起头看了看我,眼神当然是带点奇怪了,一般人是不会理解我为何这么激动的。  “王小虎犯案近十年,没有偷过超过四十岁以上人的钱财,你知道是为什么?”她没有再看我,而是看着王小虎的眼睛说。  奇怪的是,王小虎在她的注视下,居然低下了头,一脸的不自然。是啊,我刚才也正纳闷呢,他要是偷周围那些家庭主妇的钱包,肯定早就到手了,何苦现在还要受这么多人的白眼呢。  “因为他有职业道德,有最根本的做人原则。”女人这么严肃的说出这些话,我居然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声来,其实不止我想笑,周围的人群哪个不是带着看好戏的样子在观战呢。  但女人可不理周围那些人,她看到我居然当场笑出声来,没好气的白我一眼。我冤拉,又不是我偷她的钱包,她对这个小偷都比对我要好,敢情我最近的魅力真是直线下降啊。  “他从小父母双亡,奶奶带大他的,家境贫苦,才走上了这条不归路,这也不能全怪他。他不偷年纪大的人的钱物,是因为他也知道上了岁数的人都比较的辛苦,他很孝顺他奶奶。”  女人说完居然放掉了一直扣着男青年的手腕,“这下你明白了吧?我放一个人是有原因的,虽然一个人曾经犯过错,但不代表他就不会改过自新,我们应该时刻给人自省的机会,否则这个社会只会越来越黑暗。”  女人的话才说完,车上居然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然后我突然看到男青年双膝着地,他不停的对着女人磕头。“快起来,你这是做什么。”女人忙蹲下去扶起了男青年。  “姐姐,我这次受教了,以后一定不会再去做小偷,我一定好好学门手艺,然后自食其力,姐姐,谢谢你了,对了,我该怎么称呼姐姐呢?以后我一定好好报答你。”王小虎朝着女人又是一阵鞠躬。  “谭晓丽,这个是我的名,我也期待你将来能有机会感谢我,呵呵。”女人笑着说。还真是毫不谦虚呢,帮人不求谢都不知道,居然这么直接就说了。  “这就好了嘛,肯改过自新的人我们肯定是要原谅的。”  “是啊,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子心眼挺好的,这个社会要是多几个这样的人就好了”  “唉,这个男孩子也怪可怜的,对了你叫小虎吧,阿姨这里有一百元钱,你拿着去买点东西吃吧。”一个大妈级的女人突然站出来给了王小虎一百元。  然后周围的人群自动自发的纷纷从自己腰包里掏出钱来,或十元或五十元,都还挺大手笔的,至少比打发叫花子强多了。王小虎起初还推辞说不要,但周围的人群都太热情了,几乎是半强迫的把钱塞到了他手里。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看着王小虎有些为难的表情,还有女人一脸的笑意,我突然感觉这好像一场高明的骗局。  先是女人假装被王小虎偷,之后再抓住他,然后不经意间演出一场人间真情的戏码感动了众人,接着让周围的人心甘情愿的从自己腰包里把钱掏出来。  这可真是最高明的偷窃手法了,即不犯法,还能让众人心悦诚服,获得大家一致的认同。我心里有些为这二人的演戏逼真程度而感到佩服,但此时我是不适合站出来拆穿她们的,毕竟我手里没有一点合用的证据啊。  于是我继续潜伏着,不动深色的观察接下来的戏码,看看这二人还有何把戏要施展出来。只是在众人都募捐完毕后,王小虎捧着一大叠的人民币,对着众人又是鞠躬又是道谢。  再之后,汽车停了,王小虎率先走了下去,女人没有下车。我想着这个时候离医院还很远,故也没有下车,继续回原位置坐着,我的视线当然还是盯在这个叫谭晓丽的女人身上了。  名字俗气,人倒不俗,而且骗人的手段也不俗,估计这两人要么就是老搭档了,要么就是精心策划的这出戏码。现在的骗子真是层出不穷,特别是每年火车站的小孩子特别的多,都是被人训练好了专门骗取人家同情的。  你说一个小孩子穿的破破烂烂的碰着一个碗过来向你讨要,你就算明知是骗局都会给钱的。为啥呢,第一人家太小年纪,你不忍心让小孩子站在面前苦着个脸哀求不休,她们一般收不到钱是不会走人的。  谁家里没有这么大的孩子呢,所以没有几个能硬的气心肠的,即使真有个别的。轰走了小孩子,估计也要受周围人的白眼兼责怪了。所以现今这个社会骗子当道,不分男女,老幼的,照谭晓丽所说,王小虎还真是有职业道德的骗子了。  我这个时候其实有点困意了,所以就稍微的打了个瞌睡,我满以为这个女人不会那么快下车的。但当司机叫着站台名的时候,我听到是自己的目的地到了,赶忙睁开了眼睛,却发现伊人早已经离去。  这个时候说不伤心是骗人的,我伤心的是眼看着一场骗局在面前上演却无力去阻止。气的是自己看着那么多个纯洁善良的人群的钱被他们骗走,却没有出声戳破她们的骗局。  现在人去楼空,我还能怪谁呢?唉,只好有气无力的站起身来,下了车。  “车到山头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句话原来真是有道理的,就在我垂头丧气暗自懊恼的下了车后,奇迹出现了。  我说的奇迹不是别的,正是谭晓丽,虽然我搞不清楚她出现医院的用意是什么,但刚刚才感觉走丢了的人突然就出现在自己眼前,所以我心里还是蛮兴奋的。  正当我打算朝她快步走过去的时候,她的面前却出现了一个人影,我有诧异,便停住了脚步,看来人是谁。果然是不出我所料,来人赫然是王小虎,两人果然碰头了,只是我没有想到他们居然选择在医院这个圣洁的地方来分赃款。  此刻我心里的怒火是肯定的,连按着电话的手都开始颤抖不已,我是有把电话打给丁亮的冲动了。这两人明显的就是在骗取了众人的同情之后,准备在这里碰头然后开始分得来的不义之财。  我到底该不该告诉丁亮呢,让他派手下过来捉拿这两个罪犯,思考再三后,我还是没有打通这个电话。其实也不是因为别的,主要是自己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这种感觉也说不上来是什么。  只是在想起印象中那张短发贴耳的英挺的玉面,我就心里一动,都这个时候了,还为美人而折腰,我有些暗骂自己的心软。不过目前首要的是盯紧这两个碰头的盗窃份子,这次可不能让她们溜了。  我悄悄的向前两步,想听清楚她们说些什么,可是因为距离太远,我竖起耳朵也是一句都听不清楚。这个时候我瞄到了正好她们旁边有几辆大货车,就转而绕到了她们身后的货车后面。

.